在中国的人情现实中,如果消费者想要类似华新绿源的企业来回收自己的电视机

导读:从最初的收音机、电视机到如今的电脑、空调等,家用电器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除了寿命到期的电器之外,还有许多尚能使用的电器因为跟不上消费者的使用和审美需求而被提前淘汰。
【中国礼品网讯】当收礼者怀着喜悦的心情获得崭新电器礼品的时候,经常会忽视那些即将被扫地出门的电子废弃物究竟将迎来怎样的命运,这种有意或无意的忽视正严重威胁着人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
电子废弃物,千万别乱丢
“把废旧电器交到走街串巷的废品贩子手里是非常错误的。”华新绿源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明表示,目前国内消费者在处理电子废弃物时往往会图方便,将它们出售给一些没有相关从业资质的流动商贩,这就为那些规模小、技术水平低、毫无环保观念的地下拆解作坊提供了可乘之机。
“这些黑作坊为了节约成本,会采用最简陋的设备和技术来提炼家电中的贵金属,至于产生的大量有毒有害的废物,就随意丢弃焚烧,严重污染了土壤、大气和地下水。”王建明介绍道,正规的回收企业是绝对不允许这样做的。据了解,目前全国获得国家环保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资格认定的企业共有64家,地处北京的华新绿源是国内首批获此认证的企业之一。2013年5月20日,华新绿源受邀出席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举办的“绿色中国梦责任论坛”。王建明在发言中表示,华新绿源多年来已累计处理电子废弃物500多万件,再生资源约15万吨。这一数字背后,是国内电子废弃物每年超过5000万台的理论报废量和年均20%的报废量增长率。预计到“十二五”末期,年报废量将达到1.6亿多台。王建明对于已经到来的家电报废高峰颇感忧虑。在电子废弃物行业中,由于正规的回收企业必须投入资金用于废物的无害化处理,导致整个回收流程的成本较高。消费者在处理废旧电器时往往只关注回收价,在这一点上正规企业有时无法与地下拆解作坊展开竞争,“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时常发生。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会长潘永刚表示,大量可再生的废旧家电并没有进入正规回收企业,而是流人低水平小作坊式企业,让本可以无害化利用的“城市矿产”反成了城市污染,据悉,《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已于2011年1月1日生效,2013年5月1日,旨在规范旧电器电子产品收购和销售活动的《旧电器电子产品流通管理办法》也正式实施。业内人士表示,这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可改善电子垃圾对我国环境的污染现状,但在操作实行中仍然存在处罚力度不够等诸多薄弱环节。
环保是件技术活
国家近年来在电子废弃物回收立法方面的努力反映出一种趋向:由于废旧电器的回收利用工怍技术含量较高,现今较低的行业门槛不会长期存在。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和执行力度的增强,以华新绿源等为代表的大型回收企业将成为行业的主流。“我们的整个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再生产流程都有先进技术作为支撑。目前,华新绿源通过自主研发,拥有了十几项覆盖废弃家电处理技术等领域的自主核心知识产权。”王建明在“绿色中国梦责任论坛”的发言中向与会代表介绍道。
华新绿源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包括屏锥分离技术设备、显像管除胶设备、泡棉压块设备、线路板元件剥离、光盘还原处理、绿色化学方法等在内的诸多环保回收技术,它们被应用在电视/电脑/冰箱/空调/洗衣机和PCB线路板等电子废弃物处理生产线上。
“我们在整个生产过程中都采用物理粉碎分选方式,不产生工业用水,也没有工业废水排放。另外,我们的处理工艺和相关设备采用的都是业内先进的高效节能技术。”王建明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10年发布过一份名为《回收——化电子垃圾为资源》的报告中指出,中国的电子垃圾产量目前仅次于最大的电子垃圾制造国——美国。在未来10年,中国、印度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电子产品销量将急剧增长。在这种背景下加快电子废弃物回收科技的发展,对中国的环境冶理而言意义重大。
据王建明透露,华新绿源下一步将与德国方面合作,引进一套回收处理报废汽车的生产线。相关数据显示,随着民众对于汽车消费的热情逐年增长,我国汽车报废量每年已达300多万辆,报废汽车的处理将成为整个回收行业关注的焦点。
群众的参与才是根本
“决定我们发展速度的根源不在于现在生产线处理电子废弃物的能力有多大,而在于收上来的电子废弃物总量有多少。”谈到北京市每年产生的电子废弃物总量和华新绿源的处理量之间的关系,王建明如此表示。
据了解,2012年5月21日获国务院批准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已于同年7月1日开始实施。该基金对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每台征收一定的费用,并补贴给处理企业。目前的标准是,对生产者(包括进口)每台电视机征收13元,对处理企业每台电视机补贴85元。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和电脑也都有相应标准。
补贴的重大意义首先体现在对电子废弃物源头的争夺战上,有了与流动贩子持平或更高的报价,消费者的天平往往倾向于有资质的回收企业。不过,这种理想状况并不会立即出现,建立深入社区的便捷回收网络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目前来说,如果消费者想要类似华新绿源的企业来回收自己的电视机,他必须先知道华新绿源的回收电话,或者登陆华新绿源的官方网站进行查询。
与游荡在小区门口、招手即来的流动贩子相比,大型回收企业想要实现网络化的回收体系,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回收体系的完善需要群众的参与,也需要政府部门将自己的权责清晰化。废弃物资源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孙可伟表示,目前废弃物回收涉及政府多个部门,彼此之间在废弃物回收方面的责任并没有完全明确,政府应协调有关部门通力合作。
“希望媒体能够多宣传一下像我们这样的环保企业。”王建明说,“华新绿源也一直在努力拓宽回收渠道,增强消费者的环保意识。
原标题:《华新绿源:破解旧家电回收难》 原作者:崔栋君

导读:在这个异军突起的年代,作为年销售额不足五千万,盈利不足200万,在夹缝中生存的小型礼品公司来说出路到底在何方?
【中国礼品网讯】在这个异军突起的年代,作为年销售额不足五千万,盈利不足200万,在夹缝中生存的小型礼品公司来说出路到底在何方?接下来,中国礼品网小编就来阐述一下小型礼品公司该如何突破重围,称霸礼品江湖。
1、胆识与坚持
每个礼品公司都是江湖中的一个“帮派”,老大的胆识造就了一个“帮派”的诞生。礼品行业的进入门槛低,因此一些小型礼品公司的创业阶段,也是在条件艰苦的环境下开始的,对于毫无背景依靠的小型礼品公司来说,前期创业的条件纵然艰苦,但好在内部团队齐心协力,这种坚持的精神更难能可贵。正因为如此,才造就了一批又一批拥有过人胆人和勇于坚持的礼品人。
2、借镜观形,成就自己
公司规模甚小,资金实力不充裕,没有行业名气,缺乏礼品销售经验……这些都是小型礼品公司在创业初期面临的尴尬。创业的“台子”已经搭好,如何“唱戏”,如果让客户和供应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自己该做什么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小型礼品公司要主动走出去,不是拜访客户,而是去拜访其他帮派(同行礼品公司),虚心向人家学习如何开发客户、如何管理客户、如何寻找供应商、如何管理供应商等经验交流等礼品公司之间,不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竞争对手关系,而是一个良性沟通的圈子。因此,小微型礼品公司要通过同行沟通交流,汲取同行礼品公司最完美、最成功的方式、方法,来规避自己创业期间的各种风险,继而打造自己的员工队伍,站在今天的节点看,事实证明,这种模仿他人的方式是成功的。3、勤奋是根本
当各项业务逐步走上正轨时,小型礼品公司也要注重内部人员的管理。一些创业元老开始被眼前取得的成绩而迷惑,“躺”在功绩薄上放任自己,最终导致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惰性,是每个人都有的不良习惯,但这不应该发展成为一种“企业文化”。
如今,再小的公司都拥有独立的礼品网站,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确立了这个目标,就开始分头行动,一人负责整体把关,一人负责找网站制作商,其他负责总结同行业网站的优点。结果,联系了数十家网站开发公司发现,报价比预算的心理价位高出了很多,而且开发思路也相差很远。时间不等人,与其花钱求人做,不如省钱自己做,小型礼品公司逐渐培养了一些全能型人才,简单PS定制效果图,设计产品画册……都有“专业对口”的人员负责,大大提升了订单响应速度,礼品行业的竞争,说白了就是产品和人的竞争。因此,时刻保持一种勤奋向上的心态,才是小型礼品企业稳立于市场的法宝。
4、切忌“一言堂”
一个公司,尤其一个小型礼品公司,也是一个团队,是团队就要有民主。老大的决策不可能总是对的,我们不能一直按照老大认为是对而实际是错的方针来做事情。而现实总是很残酷,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擅长随声附和,总觉得一旦指出老大的不对,会伤及老大的颜面,会使自己的工作乃至利益受到威胁。殊不知,这样是再纵容老大犯错,是在害人,是在害整个帮派。而另一部分人,总和老大“唱反调”,敢于指出老大的不对,进而用事实证明老大决策的错误。这部分人才是真的为帮派着想,为所有人的利益着想。而作为公司的老大,要有民主作风,必须要听进去不同的意见,一个明智的老大,应该以下属有不同意见为荣,以下属没有不同意见为耻。这就如同家和冢的故事:“豕”就是人,一个家庭里面会有很多“豕”,“豕”多了就会有不同的意见,那么就必须有家长要听取大家的意见,讲究民主,这样这个家就有活气,就会有人做饭有人吃饭,做饭的时候烟囱就会冒烟,所以宝盖上面就多了一点“冢”和“家”笔画一样多,不同的是这个点挪到了下面,其意思就是,所有的“豕”都不活动,都是死“豕”,死“豕”住的地方当然就是坟墓了,更别提民主了。
5、品牌+模式
作为小型的礼品公司,所有经营产品都来自于不同的生产厂家,从这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一个礼品渠道的“搬运工”,没有太大的话语权。而当所有的礼品公司都是同一个模式运作,都是用同样的产品来应对相同的客户,如果谁想最终拿下客户就必须舍弃更大的利润,因为所有的东西都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利润。长此以往的经营模式,对于小型礼品公司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面对这个大家通有的诟病,而且是致命的毒瘤,我们必须要予以铲除才有生路。小型礼品公司若想在产品上具有更大的话语权,就必须开发自主品牌,品牌营销必须要提上日程,品牌做大了,市场必然也就做大了。

导读:礼品的交换被法国社会学家马歇尔·莫斯看做“一种持续的欢腾”。因为如果说礼物创造了一种债务,那么这种债务意味着一种回赠的义务,这便是个人与集体的混融在礼物的交换过程中的实现。  【中国礼品网讯】史团结在南京高淳县做了20多年的螃蟹生意,为了推销他的固城湖螃蟹试过不少花样。2009年秋天他的公司推出“黄金龙凤蟹”,除去一对300克的公蟹和200克的母蟹,这对卖价99990元的螃蟹贵在包装。公蟹装在重200克的纯金盒子里,母蟹的金盒子达到150克。史团结说,加上包装盒里的纯银打造的蟹八件,一份“黄金龙凤蟹”的成本就有好几万元。    提起当年的新产品,史团结却告诉本刊记者,做好的五盒黄金蟹一份也没卖出去。并非没有市场,反而是不少人打电话要订购,但是天价螃蟹的新闻报道出来后,社会舆论的不满超过了史团结的想象。“本来我们准备做100份,后来只做了几份,也不卖了,就在门店里作为形象展示”。他半开玩笑地说,这两年黄金价格翻番了,它的礼盒反而成了一个不错的投资品。    社会舆论对天价螃蟹的流通渠道提出了质疑:什么样的人才会花费10万元去买螃蟹,黄金螃蟹又会流入怎样的特殊阶层手中?当螃蟹远远背离了食物的价值,它在隐晦的礼品市场中扮演的作用,自然引发人们的想象。    礼品的交换被法国社会学家马歇尔·莫斯看做“一种持续的欢腾”。因为如果说礼物创造了一种债务,那么这种债务意味着一种回赠的义务,这便是个人与集体的混融在礼物的交换过程中的实现。特别是竞争性的礼物呈现,具有明显的节庆和仪式的色彩。    在现实的中国社会中的意义,礼物一直是人情网络最有效的润滑剂。学者阎云翔通过考察黑龙江的下岬村,发现礼物流动在中国村庄中的互惠原则,礼物在这里既有经济功能、社会保障,也有社会支持和政治功能。在中国的人情伦理体系中有三个结构性维度:理性计算(指经济上的直接盈亏计算),道德义务,情感联系。这几点构成了人在维护关系网时所考量的三个支点。    今天的中国社会交往,早已不再局限于农业社会的乡土人情。主流的城市文化使得人们社会阶层的垂直流动更为便捷和有效,礼物成为拓展个人能量和获取利益回报的媒介。权力阶层对资源的滥用、新富阶层对权力的获取,都促成了高档礼品市场在中国的膨胀。    温州富豪是中国送礼型奢侈品消费的主体之一,这个群体每年用于商务送礼的花费不菲。一位大酒商透露,他的大客户们每年采购的500万-600万元的红酒中,有相当一部分用于商务宴请和馈赠。他们送礼的手法很是讲究,也很中国化,比如把波尔多五大名庄的酒集成一套送,或者拉菲庄园6个最好年份酒集成一套送。    贝恩公司合伙人布鲁诺·兰纳发现,送礼驱动是中国奢侈品市场不同于欧美日韩的一个显著特征。这一因素主导的消费占中国奢侈品消费大约25%。从价值来衡量,高级男装的消费要大于高级女装,钟表消费要多于珠宝。马歇尔·莫斯的研究早就提到,贵重物品的实际价值在于其文化意义上的价值,贵重物品是权力、声望、荣誉的象征。礼物交换有其特有的规则和道德原则,人们都希望在礼物交换上体现得慷慨,因而出现了一种竞争。这种“竞争”衍生了人们社会交往中一种不同于契约精神和商业法则的潜行规则。具象到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现实中,便是不同消费行业愈演愈烈的疯狂畸形礼品之风。    很难单独把“礼品经济”拎出来统计,在中国的人情现实中,礼品经济是一个个横亘不同消费领域、界限暧昧而身份模糊的交往规则。奢侈物品是高端利益往来的载体,它被演化成不同层面社交平台身份的价码标识品。而物品背后更为隐秘的利益交换群体和方式,才是礼品经济在中国的现实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