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企业面对价格上的困惑,做为从时尚媒体YOKA中诞生的纯移动电商平台

导读:受到市场需求、当前消费者经济消费能力以及产品质量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导致目前礼品市场上价格难以提高。礼品企业还必须从内部着手,以资源整合的形势促成更大的优势。  【中国礼品网讯】礼品市场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人工和经营成本更是持续走高,礼品企业面临更多的成本压力,然而,受到市场需求、当前消费者经济消费能力以及产品质量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导致目前礼品市场上价格难以提高。礼品企业还必须从内部着手,以资源整合的形势促成更大的优势。  价格不能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关键  消费者作为产品的使用者,在销售和使用过程中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面对涨势汹涌的价格,部分消费者表示,不是不能接受高价格的产品,而是希望这些产品能够有涨价的资本。诚然,在当下礼品市场上,尽管价格不能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但是其对消费者来说,仍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作用。作为消费者,面对日新月异的礼品市场,价格波动虽然常见,但是也更应保持理性的选购心理。然而,礼品企业作为市场上不可或缺的角色,又该如何缓解成本上涨而带来的压力呢?  充分发挥调整的主观能动性  我国礼品行业在国内历经二十多年的历史沉淀,如今整个行业已经处于相对成熟的发展阶段。规模以上的礼品企业在资源上都已经达到理想状态,然而在日新月异的礼品市场上,满足于当前资源的组合,是难以让企业进步的。如今,礼品企业陷入成本上涨但利润无法上涨的困局,这时候,就需要企业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将公司内部资源:包括人力资源、财力资源、物力资源等进行有效的整合。  资源整合为企业获取持续稳定的效益  一直以来,资源整合都是企业为获取持续稳定的经济收益,通过对可利用资源的不断调整以达到内部、外部资源最佳使用目的的一种有效手段。目前,礼品企业面对价格上的困惑,完全可以通过资源整合的方式,在人力资源上,可将相关部门合并,精简人员,将企业组织内部结构精简,缩减人力部门的资金投入;在财力资源上,定期整理财政收入和支出,做到公司财务精准化,定期召开财务内部会议,将不合理支出提出,节省支出成本;在物力资源上,进行整体规划,并进行合理预算,在选购各种产品加工程序中的物资时,与相关购买公司达成协议,以寻求最大优惠,将物资成本降到最低。这样的方式,不仅利于企业长久发展,而且在成本与利润之间,才能起到很好的调整作用。

导读:情人节、女朋友生日,怎么给她们挑选礼物?这一个让无数男生头疼的话题。而达令礼物店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做为从时尚媒体YOKA中诞生的纯移动电商平台,他们如何破解时尚移动电商?  【中国礼品网讯】情人节、女朋友生日,怎么给她们挑选礼品?这一个让无数男生头疼的话题。而达令礼物店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做为从时尚媒体YOKA中诞生的纯移动电商平台,他们如何破解时尚移动电商?  “达令是一家100%纯移动电商,我们与传统的PC端电商有着本质的不同。”近日,达令礼物店副总裁王西接受新浪科技等媒体专访时表示,“移动端后边每个都是活生生的人,我们知道自己把货卖给谁了,而PC端只是一个ID号码,只知道卖到哪个区,收货地址、收货人,这让两种电商的玩法非常不同。”  在王西看来,虽然达令也有网站端,但是主要是以展示为主。手机用户更年轻,与PC端相比转化率要高。“另外,我们也要抓住90后的消费心理,他们想表达自己,喜欢与众不同,更倾向于选择一些在国内看不到的商品,这也决定了我们品牌的调性。”  王西透露,达令礼物店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从国外进口或者国外品牌在中国生产的,而达令拥有大量买手在全球挑选各类时尚礼物,其中大部分布在美国和欧洲,覆盖家居类、包袋类、配饰类等商品。“达令是从中国最大的时尚门户YOKA中国中分拆出来的,而YOKA也是达令的重要股东之一,因此达令对时尚方面的理解十分深刻。  据悉,达令礼物店项目是从YOKA内部孵化出来,尝试将时尚和电商进行结合。目前,达令已经获得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YOKA的母公司IDG,以及国内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等。  王西表示,下一步达令会继续把礼物这个品牌做大做强。“礼物是非常讲求个性化定制的商品。他举例说,达令的包装外层的飞机盒都是经过个性化设计,盒盖和盒体是随机搭配的,用户每次拿到的飞机盒图案都不尽相同。另外,每个月达令都会设置不同的主题,为用户额外赠送各种小礼物,本月的赠品就是带胡子图案的包装纸和小便签。”  在销售渠道上,王西表示,达令不仅仅通过自有移动平台售卖,而且同步入驻了天猫、京东等各大电商平台。针对不同平台的特点我们采用了不用的入驻方式,例如在天猫上,达令就开设了两家店铺,一是达令心潮”,还有一个是“达令家居旗舰店”。而在京东上,主要是入驻京东自营平台。  “我们希望用户在购物的过程中能把更有幸福感,不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而是一个充满幸福感的时尚之旅,因此达令会从这个角度出发做各种保障。”王西说。

导读:礼品画之所以由此前的硬通流行跌落至如今的无人问津,我想绝不单单是因为党派宣科的一记反腐重拳就能解释得清楚的。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在当下,礼品画从来就不曾具备作为艺术品的存在价值。  【中国礼品网讯】近日和圈内几位朋友小聚,席间闲话聊到了当下书画市场的老话题。共聚老友愁云满面,不时抱怨当下礼品画市场因新政的大力反腐导致严重缩水,其画廊已经大半年没有开张了。原本很多市场上流通性较好的“硬通货”现在也被迫打折,跳水价都卖不掉了。听闻至此,我虽然对于老友的惨淡遭遇深表同情,但却打心眼里觉得以礼品画作为市场主导的畸形模式,在社会整体风气及政策的转变下被强制矫形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曾在以往的拙作中不止一次提到:艺术品的价格在市场上的反应往往受控于暗箱操作,即当时出售的价格指数在某一时间段内具有欺诈性和迷惑性,有时并非代表画家艺术巿场的真实行情。当下艺术市场往往滞后于其真正的学术价值。自律规则必然在合适的时刻才会显现其拨乱反正的威力,肃清虚妄,而惟一恒久真实的恰恰是我们时常淡忘和忽视的艺术价值。  礼品画之所以由此前的硬通流行跌落至如今的无人问津,我想绝不单单是因为党派宣科的一记反腐重拳就能解释得清楚的。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在当下,礼品画从来就不曾具备作为艺术品的存在价值,其消费群体的购买动机大抵只是花钱购买作为“礼品”的商品而非艺术作品的“画”,所以重要的是“礼品”,一旦“礼品”送不出去,谁又会无聊地去关乎这件“礼品”作为“画”的价值?  礼品画的最重要用途——“雅贿”  礼品画向来因其隐蔽安全、附庸风雅、充满温情及价值的难以量化等隐性特征,被小心谨慎地广泛应用于换取官员公权力的私下交易,俗称“雅贿”。人们通常根据不同的办事目的(即交换公权力的大小)而选择以名气大小排列出的不同价值的作品,使艺术作品成为通关过隘的敲门砖、各种贿赂和黑幕的晋见礼。这种“雅贿”比简单直白的送钱显得含蓄和安全,明明是送了钱,但给人的感觉只是送了一张纸,所以“雅贿”往往成为官员钱权交易的最佳选择方式。  礼品画的生产者  市面上流通性能较好的礼品画,其生产者一般分为三类:一种是艺术界职能部门手握绝对权力的高层官员,他们并非艺术专业出身,但自我感觉良好,“舞文弄墨”样样精通。也有一些艺术专业出身的画家被职务捆绑,粗制滥造一些“熟货”,这种“礼品画”往往按照其行使权力的大小被其“书画经纪人”(一般为官员亲属或心腹)定价出售,求其办事者通过“书画经纪人”高价买下作品,告知所需权力诉求,官员在收到交易完成信息后,以手中权力为购买人大开绿灯照拂通行。第二种是以美协画院美院这类体制内官本位画家居多,这类画家因其社会知名度和专业领域话语权,市场认可度一般比较高,其作品作为“礼品画”交易,市场存货量大、市面流通价明确、变现能力强,且可依据画家头衔和职称(主席、理事、院长、教授等)来区分价格,用于“雅贿”便捷有效,同时这类画家的作品也是政府采购和对外交流的重要礼品画来源。第三类即是迎合大众媚俗类画家,由于国内民众审美趣味普遍还处于较低的美学层次,多以为题材吉祥、色彩绚丽、画面美感、场面宏大、技法写实之类的作品更优秀,以至于很多画家投其所好,批量生产《花开富贵》、《壮美山河》、《闺中少女》之类的“养眼”作品,目前高、中、低端书画交易市场均有此类作品大量成交。  礼品画作为艺术品的严重误导  中国艺术市场的悖论在于:一方面是形形色色、林林总总被冠以“艺术”之名的伪艺术品类太多,但另一方面有艺术含量(意谓具备美学价值)的经典作品却又少之又少。礼品画的创作动机早已被市场异化而具有很明确的目的性,之所以打着“艺术”的幌子,充其量只是借此为其追逐利润赋予更大的商品附加值。较之前些年的方兴未艾,再到现如今的苟延残喘,礼品画市场的缩水是其作为商品供需关系倒置后的必然结果。  当代某些名家作品作为礼品画在市场上唱红不衰,有的画作几年的时间从一平尺几千元暴涨至几万甚至几十万元,如此荒谬的现象及天方夜谭的价格,已有悖于艺术市场自身的规律,实则是“潜规则”或幕后“推手”运作的结果。事实上,在新政大力反腐的今天,很多创作群体至今仍然没有意识到决定一件艺术品真正价格的到底是什么,他们依旧无知者无畏般地妄图蒙混过关,诸多行为甚至是以相悖姿态同时出现。一方面,迎合主旋律,颂扬政治强力作用下的礼品画市场萎缩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又更加疯狂地批量制造礼品画,侥幸地对市场还抱有幻想。  或许这就是时代造就的悲哀之处:今日艺术之于艺术家,不再是观照内心、慰藉精神的彼岸正果,而仅仅是捞取功名利禄的吸金快轨。目前艺术界的普遍现象是,投机钻营者许多是体制要员,终日不问绘事却能日进斗金,声名远播,是为“画坛土豪”;潜心创作者不少是在野高隐,时刻砥砺笃行仍旧穷于生计,默默无闻,可谓“艺界寒士”。  当下,以艺术的名义融入理想的生活状态似乎无可救药地陷入了窘境,不公正的社会价值导向和个体生存状态的悲观体验致使我们对于现实总是感觉无比沮丧。不过我始终认为,这些并不能成为自我沦陷的道德借口。恰恰相反,这是一个由黑夜奔向黎明的时代,所有的阴暗和矛盾在扁平化的高速信息扩散中无所遁形,大众在各类新闻事件中逐步强化了个体认知和自我反思,而国家的宏观调控也不得不拨乱反正。所以,艺术产业作为整个社会活体的微小缩影,礼品画的积重难返不是偶然,这仅仅是艺术市场面临良性转型期的必然抉择。说到底,艺术品的价值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艺术本体上来。  所有违背常理的虚假表象都会在时间面前显露破绽,惟有真正让人感动的艺术品才经得起心灵的检验和历史的推敲,以市场炒作价格、礼品渠道的效用为标尺去衡量艺术价值的时代终有一天会伴着艺术本身的光芒渐行渐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礼品画生长的沃土正在逐渐丧失养分和生长环境,不难预料,其最终的归宿只能是囤积在库房角落里的废纸一堆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