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企业做直营,迎合消费者对口味、健康和时尚需求的节庆礼品

导读:无论是加盟还是直营,都没有高下之分,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所以,礼品企业采取何种模式,应该根据自身情况,因时因地去决定。  【中国礼品网讯】礼品行业的迅猛发展,加盟模式功不可没。在不同的地方招募加盟商,无疑是快速占领市场的最好方式,也是最成功的销售模式。加盟模式让礼品公司能够快速回笼资金,为持续发展打下了基础,并且让产品迅速在全国普及开来。  但近年来,礼品企业大量上马,经销商有了更多的选择权,加之一些礼品企业疏于渠道管理,让经销商的行为偏离了固定轨道,“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时有发生。经销商忠诚度下滑、管理难度大成为困扰礼品企业的一大顽疾。  同时,直营模式的优势在于通过开设直营旗舰店,企业不仅可以对外树立品牌形象,有效展示公司实力,提升企业形象,增强说服力和参考性,在第一时间发布产品讯息和促销动态,而且通过直营店的运作,在实践中摸索适合企业的终端营运方式,积累指引加盟店提升管理技能的经验,一旦取得更好的效果,可以直接复制成功模式,最终在市场竞争中获胜,实现品牌与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开直营店,因为渠道更加扁平化,所以在营运成本上更低,但在售价上,直营旗舰店定价往往比加盟店要高,当然利润也更大。这也是礼品企业开直营店的动力所在。  经营模式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在目前这种行业调整期,卖场租金水涨船高,新店运营成本高企,经销商利润空间受限,于是很多经销商只图短期利益,并不想做品牌,这无疑与礼品厂家的经营宗旨大相径庭。基于这种现状,礼品企业做直营,可以跳过经销商环节,能够更好地把控渠道,不失为一个良策。  无论是加盟还是直营,都没有高下之分,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所以,礼品企业采取何种模式,应该根据自身情况,因时因地去决定。以北京为例,由于市场规模和广度都非常大,单纯的依赖加盟商运作,难度非常大。而且有部分加盟商只为短期牟利,不会在品牌培养和推广上投入足量的资金,这些都会给礼品企业带来负面影响。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加盟商选择企业时,更需要慎重。不仅要有足够的资金,同时也要对礼品行业及所加盟的企业有充分的了解,才能做到密切配合。  对礼品企业来讲,在营销管理上无论是采取直营还是加盟,都不可以舍此而就彼,采取单一的模式去经营。有的礼品公司一直采取的是直营模式,在其生产基地稳固、产品线丰富,同时直营网络铺开之后,再对三线市场采取加盟模式,以直营为主加盟为辅的模式,将品牌延伸到更广的区域,同时加快品牌推广速度。业内人士表示作为过渡期的探索,加盟与直营并存已成为目前的一个主流,渠道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品牌的运营管理需要在渠道方面进行整合,采用停止加盟、加盟店回购、与加盟商合营、直营等方式,这个过程是一个由基础营销到高级营销渠道策略的转变过程。  礼品行业渠道的自营模式不是解决渠道问题的唯一之路,也不是未来渠道发展的主流态势。对于渠道模式的选择,一方面需要完善和严格执行标准化,另外要根据自身的企业发展战略和企业的生产水平、研发能力、财务状况等实际情况来制定合适的渠道策略。

导读:到底是什么让奢侈品价格一路高企?它们真的会“涨”无止尽吗?奢侈礼品行业一贯擅长的定价游戏和心理战略通常都是涨价的一个重要理由。  【中国礼品网讯】在最近的几年内,奢侈品价格的增长都保持在通胀率的2倍以上。在2003年,跟着《欲望都市》女主角Carrie
Bradshaw名噪一时的Manolo
Blahniks鞋标价485美元,10年后的今天,购买同样的款式则需要755美元,增幅为56%,而当季新款则往往超过1000美元。在过去的十年里,价格过万的成衣几乎不存在,但现在却已经司空见惯。在奢侈电商网站Luisa
Via Roma上面,售价超过一万美元的Fausto
Puglisi绣花短裙和一万3千美元的芬迪皮草女装并不夸张,并且仍有消费者买单。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奢侈品价格一路高企?它们真的会“涨”无止尽吗?  奢侈礼品行业一贯擅长的定价游戏和心理战略通常都是涨价的一个重要理由。越昂贵的产品,越能满足购买奢侈品的消费着人群对于“独有”、“尊贵”的心理需求。  众所周知,奢侈品价格构成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品牌价值。奢侈品真正的价值在于品牌,不在于产品本身。1869年,埃及帕夏(总督)伊斯梅尔从路易威登订购了一套皮箱。1877年,俄国皇储尼古拉和西班牙国王阿尔封斯十二世也成为了路易威登产品的使用者。为国王定制箱子,这一点已让路易威登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奢侈品牌。消费者对奢侈品的需求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价格达5位数甚至6位数的奢侈品已经成为身份的象征。  而基于奢侈品定价策略的操作,实际上就是生产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一场心理游戏。低调设计、作坊式生产、限量定制……奢侈品牌苦心经营的这一系列标签无不让消费者感觉到神秘。于是,“花多少钱买套西装就算出格之举”这个问题就曾令斯沃斯莫尔学院(Swarthmore
College)的心理学教授Barry
Schwarz十分困惑。  Schwarz第一次在费城Boyds男装店看到货架上一件标价3000美元的Brioni(一家给肯尼迪家族等美国的上层社会提供正装的供应商)套装时,第一印象是那个价格“真是高得离谱”。那次经历甚至在之后引发Schwarz对于奢侈品定价方面的一系列研究,他将那些“天价商品”形容为“锚”,正是它们为一些无法清晰定价的商品构筑了价格的上限–这是奢侈品和时尚产业中惯用的定价法则。  “假设一个消费者希望从消费品本身来试图解密奢侈品的定价,那就大错特错了。”卢晓说。以一个开瓶器为例,拥有一个开瓶器的功能对于奢侈品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那些天价商品要满足人们对于审美的需求,所以从设计、概念上,就需要追加投入;此外,这个开瓶器必须要成为一个社会地位的象征,体现某种文化品位。所以,奢侈品制造商需要再行投入额外的资金,以期迎合后者“精神层面”的需要。  沃夫冈·拉茨勒就曾在《奢侈带来富足》的书中指出:奢侈品制造商也会尽力维持较低成本,避免浪费,但是关于成本的问题一般是第二位的。这就带来名牌与非名牌的区别:前者总是问自己“我可以用在这个产品上最好的东西是什么”;后者则问自己“我在规定的成本范围内可用的最好东西是什么”。  按照通行的“价格定价法”,产品价格=制造成本+研发成本+市场推广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汇兑损益+合理利润+品牌溢价。  但是这一定价法显然并不适用于奢侈品品牌,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家族企业都有自己完全不同的定价规律,而且秘而不宣。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要保持同一产品在全球各个不同市场上价格的一致性。而其中,昂贵的运输成本、关税以及国际化零售与营销产生的巨额支出令奢侈品的成本往往居高不下,他们的销售秘诀不是‘大批量’,而是昂贵成本之后,再以昂贵的价格有限售出。  作为例证,GUCCI的一句名言就是“使一个产品稀缺难求,你可以卖出天价”。于是,当年当GUCCI的大佬收购YSL之后,首先关闭了大部分的YSL店铺,希望能够证明高价位与较少供应可能引发利润增长的可能性。果然,那一年YSL的利润的确攀升。  所以,这些天文数字的标签最终给消费者一种莫名的心理满足,最终使得视售价3000美元的西装为天价的Barry
Schwarz在目瞪口呆之余,也不由自主地上浮了自己可接受的心理价位,最终,他则选了一套售价“仅为”800美元的西服出了店门。做这样的类比,那些买LV钥匙扣、Chanel墨镜或者Prada钱包的消费者的心理也不难理解–他们因此证明了高价位的合理性。

导读:迎合消费者对口味、健康和时尚需求的节庆礼品,将有更大的生存空间。这种变化趋势说明消费需求的理性回归。豪华乃至奢华的节庆食品将会越来越少,节庆礼品的定位将转向健康、绿色和个性化方向发展。  【中国礼品网讯】节日离不开必要的消费和必要的形式,是传统的文化符号之一,因此中国的传统节庆礼品代表了自己特定的传统文化。生产厂家对节庆礼品的商品属性认知是跟随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发展而变化的。从单一品种到各式各样、从单一档次到高中低档,以致“天价”。改革发展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随着人际交往的频繁,购买力的大幅提升,作为“礼品”,传统节庆食品显然无法满足高档次需求。由于社会舆论、法制法规没能适时把消费力引导向健康方向,因此节庆食品礼品化、高档化盛行一时。  节庆礼品形式年年在变,不变的是要符合商家“创造生意”的概念,也就是扩大市场、创造需求、刺激消费、实现利润最大化。这符合“资本逻辑”,也是消费文化的内在动力,其结果是对设计创意精神内核的淡化和对材料、结构的依赖。出现节庆礼品中搭配住房钻石销售的天价节庆礼品也就不足为奇了。节庆礼品不再是一种应节食品,而转而成为“官本位”封建思想社会中理想的送礼佳品,节庆礼品的消费到今天似乎已经慢慢偏离它原来的商品属性。  创意成了节庆礼品商品属性异化的帮凶。设计创意原本是为解决问题提供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商家的观点呢?有人概括为:创意既创造生意。通览当今节庆礼品市场,节庆礼品设计创意的落脚点完全符合了商家利润最大化要求:高档洋酒、高档茶叶以及镀金刀叉等物品的高档节庆礼品礼盒比比皆是。  据了解,节庆食品的成本一般不高,以月饼为例,用最好的湘莲做成的莲蓉月饼,其单个的成本也不超过5元钱。在消费时代,节庆礼品设计对节庆礼品产生的附加价值备受重视。商家不仅是卖节庆礼品,更是卖品牌。品牌使节庆礼品具有了很高的附加价值。而设计的目的,被现实地认为是增加商品的附加价值。在共同的目的之下,品牌和设计走到了一起。品牌是营销的利器,设计是品牌的工具。著名品牌后必有精良的设计。企业的CI设计也正是迈向品牌的第一步。设计文化中关于时间维度的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关于空间维度的地域与全球的关系,在品牌的理念下统一起来了。传统老字号、现代新时尚、民族特色、国际风格,都可以成为品牌定位的切入点。市场冲破了国界,品牌行销全球。同样口味的节庆礼品,由于品牌的不同,价格会有几倍到十几倍的差异。更可怕的是,普罗大众对于品牌的认同超越对产品本身的兴趣,本来,物美价廉是人的一种正当的消费追求,它意味着消耗较低的价值,获得较高的使用价值(物质的、精神的)。这种被异化扭曲的消费观,更激励了厂商强化品牌号召力、进一步拉开价格差距,以体现品牌的与众不同。品牌的出现,实际上导致大众消费观念上对物美价廉的否定。  另一方面,品牌的出现,是用符号阻隔在人与物之间,取消人对物的真切感受,而代之以人对符号的情感。当这种符号仅仅是出于商业策略的考虑并最终服务于商业利益时,人对它的情感就失去了精神超越的价值。人既失去了真实,又无法企及崇高,于是在广告的引导下,体验着品牌,想象着如何通过消费使生活提高品位。当品牌追求人性化的时候,它在事实上却偏离了人性。设计通过参与打造品牌而参与了消费文化的建设,并把增加节庆礼品的附加价值作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再者,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消费者在众多广告的引导下定义自己的需求。商业及其广告还经常制造一些虚假的需求,它们把以前人正常的需求分解,然后片面地放大,极尽夸大之能事。人们受广告的误导去购物,不仅买回华而不实的消费品,还为欺骗它的广告付了款。  随着节庆礼品市场的发展,市民的消费需求和口味也在不断改变,求新、求变、求低糖、低热量、追求时尚个性化的节庆礼品成了广大消费者的新需求。为了应对同质化竞争极高的市场竞争,众多商家、厂家开始注意到个性化的需求,在营销和创新上做足了功课。虽然传统口味的节庆礼品在市场上仍占主导地位,但随着竞争深入,企业开始主动调整产品结构,一大批绿色、健康、个性化的“新概念”节庆礼品纷纷诞生。  绿色、环保、营养、健康成为新时尚,因此在用料上,都采用获得绿色食品认证的原材料。企业也以环保、健康、绿色为主题,新推出了各类新口味节庆礼品。既满足了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又能薄利多销,赚的杯满钵满。如某大酒店则用“做老百姓喜欢吃的月饼”概括表达公司的经营思路,继续主打深受老百姓喜欢的拳头产品–“五仁叉烧”,同时推出一些符合百姓口味的新式月饼。馅料、口味竞争成为厂商决战节庆礼品市场的关键,谁赢得百姓的胃谁就赢得市场,因此众生产厂家都在制作工艺上下功夫,以个性化创新作为制胜法宝。  因此,迎合消费者对口味、健康和时尚需求的节庆礼品,将有更大的生存空间。这种变化趋势说明消费需求的理性回归。豪华乃至奢华的节庆食品将会越来越少,节庆礼品的定位将转向健康、绿色和个性化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