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为了设计出更多具有九江地域文化特色的旅游创意产品,由于收受礼金入罪的门槛较低

导读:三名年轻人成立“浔礼工作室”并非脑门发热一时冲动,而是基于立足自身实际和特长,他们都有着较好的设计功底。  【中国礼品网讯】“九江是全国重点旅游城市,有着庐山、浔阳古城等独特的旅游资源,但镌刻九江地域文化特色的旅游产品却很少。秀美匡庐赐予我们发现的双眸,让我们试着倾听大地的声音,体验旅行的意义,想象作品的创意。我们三人成立‘浔礼工作室’,就是为了设计出更多具有九江地域文化特色的旅游创意产品!”近日,裴志坚、罗云、罗秋君三名30岁不到的年轻人踌躇满志地向记者介绍他们的想法。  记者了解到,三名年轻人成立“浔礼工作室”并非脑门发热一时冲动,而是基于立足自身实际和特长,他们都有着较好的设计功底。  老家山西的裴志坚,由于来九江学院美术专业求学而爱上了九江的美景。大学毕业,他曾前往上海从事景观规划设计工作,目前系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硕士研究生。  罗云和罗秋君都是九江本地人。罗云毕业于江西师大平面设计专业,毕业后曾前往广东从事广告行业和文化创意产业。罗秋君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平面设计专业,后进入东南大学攻读数字艺术设计专业硕士研究生,曾从事动画设计方面的工作。  因为相近的专业、共同的爱好和对九江山水的热爱,也由于曾同在九江美术馆实习的交集,三名年轻人如今走到了一起,他们想着要为九江旅游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作为80后的我们,家乡养育了我们,教育造就了我们。在我们毕业工作后,发现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在创新和变化,新的设计和创意不断提升城市的面貌和形象。近年来旅游业虽然蓬勃发展,但旅游产品却几乎千篇一律,没有地域特色而言。即使一些地道的土特产品,也毫无设计感,更谈不上产品美学。自去年开始,我们对庐山和九江进行实地考察和游客问卷调查,包括庐山和九江的特色产品店铺,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后来,我们又对广东、杭州、武汉等地旅游产品进行了考察和分析,也是大同小异。因此,我们在想,就我们所学的知识和积累,能给家乡作出点什么样的贡献,以进一步提升家乡形象和知名度。”罗云介绍了他们的思路历程。  设计理念新颖  谈到设计九江特色旅游产品,裴志坚的话匣子立马打开了:“寻找浔阳(庐山)地域文化精髓,将庐山历史和地域生活形态(民间艺术)转化为文化创意旅行纪念品。在工业化加速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传统手工艺和风土民情已经被洗刷得无法辨认,渐行渐远。我们旨在通过设计重新挖掘和建立现代文明与传统手工艺文明之间的纽带关系,恢复这种最原始最地道的传统设计。我们对九江和庐山地域文化和生活艺术进行再创新和再设计,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不断扩大视野,让设计更加有趣。同时,传承九江和庐山地域文化,并把设计融入生活化的当代美学概念,我们认为这样做很有意义!”  三名年轻人表示:“我们的目标就是从颠覆传统的角度把传统做成未来。把传统的打成碎片,然后再整理出一个全新的东西,并且把这个全新的概念分享给更多的人!”  “我们认为这个事情现在必须要做,而且要当作事业来做。每年到庐山和九江旅游的游客数百万人,他们到庐山来旅游,走的时候庐山和九江带给他们什么样的记忆,怎么把这种记忆保留下来?中国是礼仪之邦,游客一般会带点特色礼品赠予自己的亲朋好友,这就应该是创意新颖设计精美的旅游礼品,以便把旅行的美好记忆与他人分享!”  设计产品独特记者了解到,“浔礼工作室”设计的产品分为自然、美物、品味、美学四大系列,都是以九江和庐山为主题的原创独立设计,从产品的设计、选材、包装等均为纯手工完成。  在他们的创意中,微景观绿植和手绘竹扇等产品非常引人注目。微景观绿植,是用苔藓植物和蕨类植物等生长环境相近的植物,搭配各种造景小配件,将真实世界的景色利用手工拼装制作,结合适当的美学构图原则,以微缩、精致的方式呈现出来。他们创作的微景观系列以九江庐山各景点及周边故事为背景,截取庐山瀑布、花径、锦绣谷、电影《庐山恋》等景点经典景观以微景观形式展现出来,让游客在游览庐山的同时还能轻轻松松把庐山经典“景观”带回家。手绘竹扇则是由生活在九江不同领域的艺术人士,通过对九江和庐山文化的理解跨界合作,化作笔下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绘画。此外,还有风景油画、庐山蜂蜜、荷花粉以及提取庐山云雾茶叶成分制作而成的庐山茶皂等特色产品。  “我们以最原始的劳动、最原始的素材以及最原始的包装,来表现自己的想法。使每一种产品透过消费这种人与人的沟通管道,传递九江和庐山旅游的美好记忆,把这种设计和生活美学分享给更多的人!”罗秋君表示。

导读:在习惯了拿茶叶、丝绸、扇子这样的“老三样”来代表杭州后,买一件具有特色又新颖独特的“杭州礼物”才是目前游客的心头好。  【中国礼品网讯】“三面西湖一面城”,西湖风光让人醉。国庆长假结束了,当游客们告别美丽的西子湖时,应该带走一件怎样的特色纪念品,来表达自己“到此一游”的心境呢?  在习惯了拿茶叶、丝绸、扇子这样的“老三样”来代表杭州后,买一件具有特色又新颖独特的“杭州礼物”才是目前游客的心头好。  “十一”小长假期间,西湖边开展了为期两天的“2014杭州市优秀旅游商品市集活动”,手绘玻璃夜灯、“情定西湖”对戒、获过金奖的青瓷盘……展会上的每一样东西都足够抓人眼球。但问题是,展会结束后,游客们去哪儿能买到这些特别的“杭州礼物”?这些质优价廉的创意展品,到真正成为令人毫不犹豫买走的旅游纪念品,还需要等待多久?  现状  “十一”长假期间,记者来到人满为患的西湖景区。一位来自西安的王先生对记者说,他从雷峰塔到柳浪闻莺再到河坊街逛了一圈,有点小失望,“几年前来看到的那些特色纪念品,茶叶、丝绸、扇子,如今西湖申遗成功都3周年了,这回来,我看到值得带走的纪念品还是‘老三样’。”  记者走访了西湖边上的小商店,发现出售的旅游纪念品几乎千篇一律,100元3条的刺绣丝巾、50元一件的丝绸睡衣、10元一把的印花扇子……稍微高档一点的是牛角梳和螺制成的工艺品等,价格在几十到上百元不等。  “杭州的旅游纪念品似乎缺乏创意本土纪念品。像西藏的手绘唐卡、天津的泥人张彩塑,才称得上是旅游纪念品。”东北姑娘吴诗艺对记者说,“扇子、丝绸、藕粉,好像常见了点,很多城市有得卖,网购也能买上一大堆。”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10多名游客里,绝大多数的受访者表示买不到心仪的“杭州礼物”,尤其是年轻人认为旅游纪念品缺乏新意。  而新华社日前的一篇报道更是道出了一直以来,包括旅游纪念品在内的文化产品常被诟病缺乏创意的问题。  报道称,国庆假期各大景区迎来旅游商品购物潮。但是,一样的竹雕、一样的小木刀、一样的木梳……千百个景区都在卖同样的“地方特产”,旅游商品同质化、低端化甚至“地摊化”现象严重,让人提不起购买欲望。  国庆假期,在国内某景区内,一位游客买了一块“湘绣”手绢。这名游客无奈表示,一块绣了几朵花的手帕,在南京、苏州叫“苏绣”,到了四川叫“蜀绣”,到了江西成了“赣绣”,花样都相同,就是名字不一样。有的游客则吐槽:“朋友去四川给我带来一把梳子,上面竟写着‘少林寺纪念’。”更有网友表示:“到景区买商品还不如去义乌,那里应有尽有。”  除了“老三样”,游客心仪的“杭州礼物”太少了  “尽管每年我们都在组织杭州优秀旅游纪念品大赛,得奖的优秀作品也投入了生产与销售,但经过市场检验之后,能留下来的并不多。专家和老百姓的认可度还不太一样。”杭州市旅委副主任赵弘中对记者说,“的今年国庆我们举办的优秀旅游商品市集活动也是首次采用消费者投票的方式,想看看效果如何。”  不过,记者采访了几家旅游产品的生产企业,发现一些优秀的获奖旅游纪念品,从设计到展出到市场,转化之路并非容易。  “目前国内的旅游商品市场还很不发达,在销售渠道和知识产权保护尚不完善的情况下,我们企业很难通过销售这种旅游纪念品来盈利。”杭州飞点磁性剪纸有限公司一位销售人员对记者说,“所以我们只招加盟商,对销售渠道的要求非常严格,绝对不会在一般商店里和别的品牌的产品一起卖,容易导致定位不清晰,与其他旅游商品缺乏明显的区别。”  “其实做旅游商品零售,只能说是保本经营。很多生产企业不开专卖店,而通过开发高端的商务礼品(团购)和出口外销来获取更多利润。”童心说,“做旅游商品零售为什么那么难呢
,首先是很多店家不明确自己的产品定位,‘我这些纪念品到底卖给谁?’其次,旅游纪念品的设计应该本土化和独具特色,但这种产品的研发成本非常高,所以投资回报率很低。像我们的店经过四年经营,发现百元以内的价位,最适合旅游商品的随意性消费。在低价的同时,你的旅游商品若是原创的,有新意,实用并且携带方便,就会非常受欢迎。”  “旅游商品的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环节众多,涉及的企业(或个人)和部门也多,过程复杂,旅游商品的发展需要全产业链共同发展。”邓涛认为,目前来看,从事旅游商品生产、销售的企业和个人分散,资本集中度较低,所以整个旅游购物的规模还未完全建立起来。  旅游城市杭州真的就买不到令人眼前一亮的旅游纪念品吗?  “今年上半年我们协会对接近要求的旅游纪念品店进行了调研和整改,目前有两家旅游纪念品店达标,被授予‘杭州优秀旅游纪念品推荐店’的牌匾(都是“西湖元素”纪念品店),前不久又有四家旅游商品店申请挂牌。”杭州市旅游商品行业协会会长邓涛说,“从市场情况来看,被授牌的这些店铺盈利能力明显超过其他店,只有创意的具有杭州文化内涵的旅游商品才能叫好又叫座。”  走过断桥、游过白堤、爬过孤山,逛进中山公园,记者找到了一家打“小清新”牌的西湖元素纪念品商店。  一片印着水墨西湖的木制杯垫、一个印有清朝西湖地图的搪瓷杯、一本精致典雅的青花丝绸笔记本……“其他小商店都去过了,太普通了。一走到这家店,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东西都很小巧精致,有些还是原创工艺品,价格也比较公道。”温州大学的陈艺茹拿起一枚铜板大小的复古派钥匙扣说,“这个挺适合男生用的,给我弟弟买一个。”  店铺里陈列了一整面墙的明信片,有不同风格的西湖图案,种类达到30余种,价格在10到25元之间。“卖得最好的手信就是明信片了,在我们店里还能盖戳,把这份美好寄给远方的朋友。”“掌门人”童心说,中山公园的这家店是面积最大的,另外在曲院风荷、西湖博物馆和孤山附近都各有一家门店。  西湖元素纪念品店走的是小清新风格,位于岳庙附近的“I爱HZ”旅游纪念品店则走的是大众化路线,每个月都会更新商品,小到几元钱一枚印有浮雕图案的冰箱贴,大到上百元绘有荷花图案的毛毡包,应有尽有,忍不住要让人淘几个回家。  “优秀旅游纪念品推荐店”目前仅两家授牌  探因  优秀的旅游纪念品店为何凤毛麟角  杭州特色  旅游纪念品专卖店  将统一标识  前不久,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扩大旅游购物消费,整治规范旅游纪念品市场,鼓励各地推出旅游商品推荐名单等,发展购物旅游。  据报道,今年“十一”长假,西湖景区游客人数同比增加2.1倍,旅游收入增加了近4倍。“购”作为旅游六大要素之一,也是拉动旅游业综合效益的一种途径,其市场是非常之大的。  比如,2013年杭州市接待国际游客316万人次,国内游客9409万人次,假如每位游客消费在100元,就能创造出近千亿元的市场,这还不算上杭州本地市民的消费力。  “尤其是在新旅游法实施后,消费者更不知道该去哪里买特色旅游商品了,买什么最好,这些都是问题。”邓涛认为。  为培育完善的旅游商品购物场所,经过长期调研,最终由市旅委和杭州市旅游商品协会共同编制的《“杭州礼物”开发指导目录》(指导企业生产适合旅游消费的商品,避免企业盲目生产过度包装、不实用或造价高的商品,目前已经有企业在使用)、《“杭州礼物”推荐目录”》(内附生产企业的联系方式和推荐旅游纪念品的建议零售价、团购价等,适合零售商和批发商等使用,为促进旅游纪念品的流通和销售)和《杭州市旅游商品经营户星级评定标准》(通过了初审,为了推荐优秀旅游商品入场,提高服务质量,净化零售市场,让消费者一目了然)组成的系统理论已经形成。  邓涛说,预计明年年初,杭州特色旅游纪念品店将会遍布各个景区、景点和核心商圈,采用统一防伪标识,创造出无法复制的资源基因,让游客和市民很容易辨识和找到,并且离开了景区就买不了。

导读: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中国礼品网讯】普通人的礼尚往来没有问题,国家工作人员的礼尚往来却不纯粹。在很多受贿案中,有些被查官员将收受礼金辩解为礼尚往来。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官员收受礼金的行为很难够得上受贿罪的入罪门槛。礼与贿的模糊法界,导致很多被查官员降低了刑责惩处,甚至只能用党纪政纪来处分。  礼与贿的模糊法界不厘清,收受礼金就成了逃避受贿入罪的“免罪符”,也损害了司法公正。  好消息来了!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这意味着收礼与受贿都要入罪,两者间没有了可模糊的“灰色空间”。只要官员没有守住底线,不管是收了礼金还是受贿,都逃避不了入罪的刑罚。  这一严肃的法律问题困扰了司法界许久,因而收受礼金入刑,应是众望所归。尤其在反腐走向深入的今天,对形形色色的“老虎”和“苍蝇”是严厉的威慑与棒喝。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将对所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行为起到正本清源之效。因而,收受礼金罪,不是为了当前反腐量身定做的补丁,而具有依法矫正官员日常行为的系统性意义。  其实,党纪政纪,早就明确了官员不得收受礼金的相关规定。但是党纪政纪的处分,威慑力较低,而且处分面也不周延,以至于一度形成了收受礼金普遍化的官场庸俗习气。由是可见,党纪政纪国法治官反腐,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法治上。  故,收受礼金罪也弥补了党纪政纪处罚轻而不周延的短板,让各级官员真正顾及收受礼金的成本,对罪与罚有清醒和理性的自我认知,从而达到戒绝收受礼金的心理自律和行为养成。而且,由于收受礼金入罪的门槛较低,这一罪名带来的法治效应,也有助于减少官员受贿犯罪。  收受礼金入罪,从法律界到舆论场,议论良久,这不是单纯的多元表达和权利型博弈,而是严肃的法治命题。某种程度上说,今日腐败之盛行,就在于以往对小额权钱交易的容忍与纵容。法治国家的要义,最根本的要素就是权力和权利——最大限度地约束权力,最大程度地保全权利。  对于官场生态而言,收受礼金几乎就是安之若素的潜规则;而相对的权利方,送礼好办事也已固化为常态化的生活方式。收受礼金入罪,看似是对收受礼金的官员有法可惩,实际上是以法矫正权力与权利异化的庸俗关系,即通过依法规范权力达到权力与权利关系的正常化和博弈均衡。说白了,不收礼金,对权力而言,这应是入门级的常识课,而且是全球皆知的常识。  据悉,全世界至少有92个国家出台了禁止违规收礼的法律法规,有些美国的州立法禁止向公职人员赠送任何礼品,连一杯咖啡也不允许。收受礼金入罪,也是中国接轨世界的法治实践吧。  但是,任何司法实践都基于现实主义,哪怕基于系统性的长远考量,但在表现形式上也只能是堵漏补缺。收受礼金入罪,解决的就是礼与贿模糊不清的法界问题。但收受多少礼金才能入罪,舆论场解读的“收受数额较大”太抽象和笼统了,这有待修法中明确。  当然,好的法制要有好的法治才是释放出真正的法律正义。公众担忧的问题是,收受礼金入罪,能否真正落实到位呢?它会否又成为受贿的开脱借口?这一公众疑虑,还是要靠司法实践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