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直接影响到烟酒的回收生意,北京回收礼品中心正规礼品回收

导读:前几年,逢年过节送礼成为人们交际往来的惯用“通道”,“中国式送礼”带动了“礼品回收”行业的红红火火。  【中国礼品网讯】前几年,逢年过节送礼成为人们交际往来的惯用“通道”,“中国式送礼”带动了“礼品回收”行业的红红火火。  然而,近两年中央实施了“八项规定”,这个曾经红火的生意门路,渐渐走向了衰退,甚至没落。  “以前不管是月饼券、消费卡、烟酒茶叶,甚至是黄金珠宝、首饰、电子产品,我们无所不收,只要干这行就会获得利润,因为那时市场大、需求量高,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这个行业不光是走下坡路了,而是要渐渐消失了。”王明(化名)近日告诉本报记者。  生意难做:东西难收难卖  曾经把礼品回收作为主业,到如今把礼品回收当作副业,王明的转型只用了两三年,“从春节到现在,我只做了一单生意,还是朋友介绍的,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以往把“礼品回收”这个招牌挂在门口显著的位置,现在却把招牌放在了门店里的地板上,“连招牌上面落灰脏了我都不去擦了。”王明说。  不光是王明的店铺如此,本报记者走访一些礼品回收店了解到,这些店铺生意冷清,长时间收不到礼品,以至于无“礼”可卖,部分店铺业绩下滑一半以上,经营者甚至选择关门或考虑转行。  不过,也有一些礼品回收店将经营的“阵地”转移至网络。但是在网络空间,各类礼品的回收价格仍然大幅跳水,生意也不好做。  “现在东西难收也难卖,我赚不到钱,其他同行也很难赚到钱,因为行情变了,市场没有了。”王明说,因为生意难做,他已经决定在今年“五一”前后停掉回收礼品这一块儿的经营。  王明介绍说,之前他回收来的礼品,一部分以略低于市场的价格留在店里销售,另一部分加价卖给饭店等零售场所。“像一些海参、海虾等高档海产品我都可以卖给大酒店,现在受大环境影响,饭店这块市场几乎没了,从另一头也重创了我们。”  此外,一些烟酒店店主也表示,对这一行不再有期望值,除了偶尔收些中华香烟以外,基本不再做礼品回收。“烟可以散着卖,别的礼品就算了。”一店主说,过了上半年就不干了。  在北京北四环北辰桥附近一家烟酒超市门口挂着醒目的红色招牌:长期回收礼品、购物卡、冬虫夏草等。本报记者走进这家店铺进行询问得知,“53度的飞天茅台回收的话500元一瓶”。王明告诉本报记者,“在零售市场上,53度飞天茅台已从最高的2300多元,跌到1000多元。估计现在也就七八百元吧,茅台、五粮液这种酒根本卖不动。”  转型艰难:网络销售打保密牌  实体店生意难以为继,不知道网络生意怎么样?  本报记者在网上搜索“礼品回收”,有700多万个搜索结果,排在前列的均是“专业”网站。“北京回收礼品中心正规礼品回收,可上门,北京最高价”、“礼品回收24小时上门服务”等等。回收礼品种类繁多,从洋酒到白酒,还有冬虫夏草、香烟等。  按照某网址留下的电话,本报记者致电一家礼品回收公司,以咨询软中华为名进行了解。一名业务员说,回收一条350元,如果量多的话是400元一条。本报记者拨打了网上一家购物卡回收店发布在网上的电话,结果显示对方号码是空号。本报记者又在赶集网、58同城搜索“礼品回收”,随即出现百余条结果。各大网络回收公司打出“诚信经营,高价回收”、“可上门回收,现金交易,为你保密”、“热忱欢迎有二手废旧物资的单位及个人来人来电洽谈回收事宜”等字样以吸引顾客。  网络回收礼品有哪些优势呢?据相关业内人士分析称,生意的成本较低,同时可通过线上联系,线下交易,比较隐蔽。  还有一些网店宣称自己有实体店,并专门配有多名“客服人员”在线交流,方便介绍自己回收的范围及价格,可通过物流公司进行配送或者上门服务,达成一致后方可用现金、银行转账、支付宝等形式完成交易。

导读:除了针对运动爱好者做宣传,红牛也在包括艺术在内的其它领域努力寻找存在感。最近,这个饮料品牌就在纽约开出了一家专卖设计品和艺术品的“礼品店(The
Gift
Shop)”。  【中国礼品网讯】功能饮料品牌红牛总能找到吸引大众眼球的方法,比如找人从太空进行“极限跳伞”。  但它想做的可不仅仅是把品牌和极限运动做绑定,除了针对运动爱好者做宣传,红牛也在包括艺术在内的其它领域努力寻找存在感。最近,这个饮料品牌就在纽约开出了一家专卖设计品和艺术品的“礼品店(The
Gift
Shop)”。  “礼品店”是红牛与美国艺术娱乐公司Alldayeveryday的合作项目。商店从博物馆和艺术馆的纪念品商店获取灵感,展出和销售艺术家和设计师创作的独特的、有品位的艺术品和设计商品,包括服装、配饰、装置艺术品、生活用品等。  同时,商店也会和博物馆与艺术馆一样,不定期地举办展览和活动。比如,在已公布的商店活动日历中,摄影师Amanny
Ahmad会在春季进行花卉装置和图像作品的展出。在展览结束后,这些作品都会留在“礼品店”中销售。  “不断地为店里添新产品是件容易的事,但我们也希望能在店铺体验上一直出新点子,所以我们会在店里不定期的举行各种活动。”Alldayeveryday管理合伙人凯文·卡尼(Kevin
Kearney)在接受设计网站pfsk采访时说,“而活动的日程也排得并不密集,因为我们希望为艺术家们提供更多的机会和空间,让他们自由安排自己的展览时间。  在红牛与Alldayeveryday的合作中,Alldayeveryday负责利用自己在艺术界和设计界累积下的合作伙伴资源,为“礼品店”找优质货源。而红牛则负责为商店策划和举办周期性的主题活动,并为商店提供场地——“礼品店”就开在红牛在纽约开设的“红牛工作室(Red
Bull
Studios)”中。  红牛工作室是红牛为了打入艺术和娱乐圈所创办的多功能空间,目前在包括伦敦、洛杉矶、纽约、巴黎、东京、奥克兰、圣保罗等全球11个城市设有分站点。一般情况下,每一个红牛工作室都配备有广播直播间、录音棚、演讲厅、展览空间,以及无限量供应的红牛饮料。  通过红牛工作室,独立画家、雕塑家、音乐人、DJ可以获得艺术创作所需要的设备和场所。而这次红牛工作室纽约分站开设计品店,又为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展示的空间,以及销售的机会。  可是除了能增加品牌曝光率,工作室和设计品店究竟能为红牛带来多少产品销售回报呢?  红牛在公司成立至今的27年里,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功能饮料品牌,其功能饮料的全球总销量已经超过了450亿罐。在2014年,红牛的全球年销售量达到了56亿罐,较2013年上涨了4.2%。  这样的销售成绩与红牛投重金做的营销努力不无关系,但似乎与运动方面的高投入更相关。红牛品牌官网中的2014年度总结板块中,红牛在介绍销售成绩的同时,还特别强调了品牌赞助的球队、车手、赛事在2014里的表现和成绩。  所以,红牛选择艺术领域作为下一个市场拓展的突破口总让人觉得牵强——起码目前,艺术和红牛产品的联系度还是偏低的,仅仅靠“给你一双翅膀”这样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广告口号将二者绑在一起,并不能说服消费者,尤其是那些艺术爱好者和从业者选择购买功能饮料。试想一下,一个赛车手喝红牛肯定会比一个音乐家拿着红牛创作来得画面和谐吧。

导读:往年春节一过,礼品回收的招牌就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很多礼品回收商也看准了有些社区居民消费能力较高的优势,准备在节后赚个盆满钵满。  【中国礼品网讯】往年春节一过,礼品回收的招牌就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很多礼品回收商也看准了有些社区居民消费能力较高的优势,准备在节后赚个盆满钵满。但是今年春节过后,很多人却发现,家门口的礼品回收门店没有过去那么火爆,居民新型的消费方式和观念,让礼品回收遇冷。  商户
“回收”生意不好做
忙着找原因  很多居住区内的烟酒商行都在门店的显要位置打出了“烟酒回收”、“礼品回收”的招牌,这些商户在进行日常的经营行为之余又做起了回收礼品的买卖。  然而,与往年节后礼品回收市场火爆的情况不同,今年社区周边的礼品回收生意却普遍遇冷。一些商户甚至提出,不仅年后礼品回收的生意不好做,就连平时也不见几个上门来折现的顾客。  在位于天津市河西区瑞江花园底商的一家烟酒商行处,经营者陈先生介绍说,春节过后,无论是烟酒的销售情况还是回收情况,都普遍低于往年,特别是回收礼品的成交率几乎为零。  陈先生说,虽然大部分烟酒商行都打出了“回收”的招牌,但大都生意寥寥,特别是近两年来,人们送礼的种类越来越多,烟酒的比例也就相对减小,这也直接影响到烟酒的回收生意。  “现在市场上的礼品高档烟酒本来就不多,送礼的行为也在减少,所以这生意并不理想。”店主陈先生说。  春节后,回收礼品的价格普遍低于市价,这是一部分市民不愿意将礼品折现的主要原因。记者在一家礼品回收机构了解到,以中华香烟为例,每条硬中华的回收金额为260元左右,软中华为500元左右。而即便收上来,每条香烟也大概只能赚100元。“今年还没有人来卖,只有个别人来询价。”  虽然根据回收礼品的不同,商家会在回收价格基础上做出相应的浮动,但礼品回收的价格大大低于礼品的实际价格是不争的事实,一些市民不能接受商家把包装完好的全新礼品按折旧价收购。而且如今走亲访友的很少携带烟酒类礼品,多为保健品等健康礼品。  在半岛豪庭社区周边的一家烟酒商行记者了解到,与其他坐落在高档社区周边的烟酒商行一样,今年烟酒回收的数量并不多,“一个月也不见得能收一件。”经营者说。  原来,高档社区虽然住户比较集中,按以往的经验,这些地区的人对于烟酒等礼品的需求量应该非常大,但实际情况是很多小区的入住率并不很高,加上在高档社区居住的外国人、外乡人也比较多,由于春节假期的缘故,很多人在没有工作负担的情况下选择回家或回国,这样一来原来的大居住区出现了暂时性的“半空巢”现象,这直接影响到了烟酒行业的经营,加上之前提到的一些原因,导致礼品的回收不如平常。  居民
选择观念变化
新潮礼品成首选  在对今年节日礼品市场的调查中记者发现,由于人们在礼品选择方面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高档烟酒、礼盒等传统礼品正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实用性强、时尚、健康的节日礼品。  家住海逸长洲的徐先生告诉记者,相对于每年过年亲戚朋友间大包小包的礼品而言,自己更愿意选择今年在朋友圈流行的健身卡、体检卡、餐饮券等新兴礼品。“高档烟酒虽然能体现出礼品的价值,但也可能危害亲朋的健康,而像海参、燕窝等一些高档礼盒虽然价格不菲但并不实用,这些传统礼品在年轻人中间已经逐渐失去了市场。而送健身卡这些礼品不仅时尚简单,更重要的是送去了一份健康的祝福。”徐先生说。  除了这种将健身年卡等消费卡作为礼品馈赠亲友以外,在今年的节日礼品市场上,电子产品、小家电也变为节日礼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在节日礼品市场上高频亮相,在很大程度上代替了传统的礼品,使得节日礼品的概念彻底转型。  节日礼品的多元化在很大程度上冲击了传统的礼品回收市场,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高档社区及周边的烟酒商行除回收传统的烟酒、冬虫夏草等礼盒外,并不接收其他礼品,这也使得门店的回收率逐渐下降。